IMI学术委员穆长春履新人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

2019-10-04 00:23未知

  据《上海证券报》9月6日消息,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原副司长穆长春正式出任人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

  穆长春,1995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2000年获得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应用金融学硕士学位。1995年至2004年期间,主要负责中国人民银行与国际组织及外国央行双边及多边事务协调工作。2004年至2006年期间,任非洲开发银行加拿大选区高级顾问。2006年回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任职,于2010年至2017年期间调办公厅任职,2015年任办公厅副主任。自2017年起任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于近日正式出任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同时,穆长春还分别是支付与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PMI)、金融稳定理事会(FSB)金融创新网络(FIN)工作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金融科技高级顾问小组的成员。

  作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IMI)学术委员会委员,穆长春曾多次参与由IMI主办的学术会议并发表重要讲线日Facebook推出Libra后,央行开始密集发声。时任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的穆长春也多次针对支付清算、Libra和央行数字货币等线日,在由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IMI联合主办的货币金融圆桌会议·2019 夏暨“金融科技发展与监管研究”会议中,穆长春以“灯塔与网联”为题发表演讲。他从公共产品供给的“灯塔理论”出发,梳理了中央银行出现前的支付清算系统发展历史。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是推动集中支付系统发展的重要因素,他指出,网联就是依据这一原则建立的由非银行支付机构“共有、共建、共享”的集中清算系统。人民银行现在主导的央行数字货币也是采取双层运营体系来进行研发的。

  7月20日,在IMI主办的大金融思想沙龙暨“从Libra看加密货币的发展未来”研讨会上,穆长春从“货币功能”、“储备资产”和“治理结构安排”等方面出发对Libra的未来发表了看法。他指出,货币有三个功能:交换媒介、价值贮藏、记账单位(或价值尺度)。交换媒介方面,Libra可以利用巨大的用户群体和网络效应,具有天然优势,跨境支付或者汇款被认为是Libra的卖点和突破口。但也存在交易成本、汇价成本、监管成本。另外由于劣币驱逐良币的规律, Libra能否发挥交换媒介的作用是存疑的。作为价值贮藏工具,Libra可能会为弱势货币国家的居民提供相对低交易成本的流动性资产,但会遭到政府货币当局的抵制。Libra以一篮子货币的为资产储备,跟单一货币相比安排不透明,很难成为记账单位。在极少数本币币值高度不稳定的情况下,Libra可能发挥记账单位的作用。长期来看,如果人民币不可兑换,就会和弱势货币一样,必然受到Libra侵蚀。唯一有效的应对,就是尽快让人民币实现可兑换,才能抵御住Libra的侵蚀,在保持人民币在国际货币篮子中的现有地位的基础上,争取继续提升成为强势货币。

  7月8日,穆长春于财新网发文称,Libra必须纳入央行监管框架。穆长春表示,Libra创造的是跨境自由流动的可兑换数字货币。这类稳定币的出现和发展,无论是从对货币政策的执行还是宏观审慎管理的角度,都离不开央行的支持和监管,以及各国央行及国际组织的监管合作。

  7月9日,穆长春于彭博发表英文评论文章,再次强调Libra必须纳入央行监管框架。穆长春还表示,Libra可能会引起汇率套利及不同货币间竞相印钞,要尽快让人民币实现可兑换才能抵御住Libra的侵蚀。

  8月10日,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上,穆长春首度公布央行数字货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同时宣称央行数字货币已经“呼之欲出”。

  9月4日,穆长春于知识付费平台“得到”开设《科技金融前沿:Libra与数字货币展望》课程,详细解读了中国数字货币DC/EP,同时也回答了市场对于Libra等市场热点问题的关切。

图文推荐
版权所有@配资炒股网,股票配资平台,炒股配资,股市配资,股票配资